完了

  #11


  天天没有想到,破绽并不是出在自己身上。


  她虽然在一部分事实上说了谎,但在逻辑上合情合理。三十多岁成年人刻意为之的真真假假,还来自他所信任的人,就算宁次慧眼如炬,也没能觉出不对。


  宁次第一次觉得不对劲是在看到了天天三人的合照的时候,天天说他因任务在身而没能赶上婚礼。


  理智上没有任何毛病,但感情上他却直觉不对。


  日向宁次前十几年的人生一直被困在名为“命运”的怪圈中,直到第一次中忍考试被鸣人一拳打醒,这才看到了一条朦胧模糊的路。第二次中忍考试结束后,他跨级直升上忍,一下子离心中的目标猛进了一大步。也就在那时,他忽然有种预感,按照如今的发展...

 

有完没完了真是

  #9


  接下来的一整天,天天都没有再出门。如果忽然来到十几年后的是天天,她觉得自己是没办法按捺住好奇心的,但宁次不会。他总是想得比说得多。他们一天没出门,宁次竟然也没嫌无聊。天天的客厅有两片挺大的落地窗,到了白天窗帘一拉开,阳光就洒满了整个客厅。宁次拿了本近两年新编的体术理论,一上午了也没翻过去几页。


  天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敢去猜他想出了什么。他太聪明,只是在洗了个碗就把厨房摸了个透。天天生怕他在这个房间里待太久,会发现更多。


  猝然听到宁次唤自己的名字,天天回过神,呆呆地“啊”了一声,透着点傻气。


  “我刚刚说,”宁次没有半点不耐,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

 

  #7


  半夜醒来的时候,卧室门和地板之间的缝隙间漏出了点暖黄色的光。


  宁次脑子不是十分清明,一时间竟然忘了进门前应该先敲门这点。


  推开门的瞬间,一只笔直直朝他飞来。 宁次凭本能侧头避开,徒手抓住了。


  两人回过神,同时说了声抱歉。


  宁次把笔递还天天,一双成天对着木桩练习的掌心竟隐隐有些发麻。这也就是支笔,要是换个什么,他的手一定会破皮。


  力道和反应速度都比他印象中的要强了不少。


  宁次在她边上跪坐下,看清了她刚刚在看的书:是白天从图书馆借的那本。


  已经不早了,天天看着却没什么倦意。桌上摊着几张草稿纸,基本上...

 

  #6


  喝完茶后,天天不再像之前那样热衷于带宁次参观木叶了,但也没有马上回去。她先是去了趟图书馆,调出一本机密级别的卷轴。她做这些熟门熟路的,显然不是新手。接到了书,接着又去了趟市集——市集也是新规划的,大部分饮食相关的店铺现在都集中在此。天天目前明确,直奔水产店,挑了两尾鲜活肥硕的鲱鱼。


  店主问起来倒是也好解释——眼神往怀里的白手套一瞟,人家就心领神会,直叹这只猫有口福。


  纵使近二十年的岁月给这个村子蒙上了厚厚一层陌生感,有些东西却是半点没变。天天煮的鲱鱼荞麦面较之一乐家的更加清淡,倒是更合宁次的口味。只是宁次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执着,过了十多年口味都没变过。...

 

la illusion douce

  #5


  十五六岁的忍者生活虽不至于时时刻刻刀尖舔血,但也离清闲相差甚远。宁次清楚地知道天天的每个技能点,但在那之中并不包括茶道这种随性惬意的技能。


  天天并没有严格遵照宁次印象中的步骤,举手投足间尽在发散个人风格明显的随意。宁次看着,觉得她这平时应该没少做这事。


  看来是真的挺闲的。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严重的不对等的感觉:他并不能全然以对待15岁天天的方式与她相处,但天天和宁次交流起来却十足的自然。等天天开始醒茶的时候,变故突生。敲门声响了三下,宁次和天天对视一眼,瞬间领会了对方目光中的含义。前者迅速结印,化成一只猫跳上桌案,后者简单粗暴地把一杯茶放进抽屉,...

 

写着写着就沙雕了

  #2


  宁次本想用变身术扮成自己现在的样子,没想到被天天断然拒绝。宁次刚问了句为什么,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另一个问题,不禁有些头疼。


  “刚刚竟然忘记问了,现在的‘我’呢?该不会也在村子里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在天天脸上看到一瞬间的停顿,但转瞬即逝,她很快摆出了一副苦瓜脸,有些泄气地说道:“他被七代目派出去快半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她这么说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猜测道:“也有可能和你发生了时空间交换,去你那个时空位面了。”


  宁次想了想,觉得这个假设倒也可能成立。无论这边的“他”是不是和他发生了是空间的交换,他所担心的...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0


  “你看,我们当初总是占用的校场已经翻新了两轮啦。”天天指着面目全非的校场,冲宁次咧嘴笑道。


  #1


  刚醒来的时候,宁次的确吓了一跳。哪怕他前一天刚收到了自己升为上忍的消息,被队友拉着一起聚餐庆祝,回家后的确有了几分不自觉的飘飘然,警惕性也不至于低到醒来发现自己完全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才对。


  但是他看到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睡衣,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天天看到自己时那副见了鬼的表情,他忽然就淡定了下来。


  如果一个团队中已经有了两个咋咋呼呼的人,那么至少得有一个是能在任何场合都保持冷静的。


  所以,如果说日向宁次这幅波澜不惊的样子有一半是天...

 

【一块甜饼】

按照火影的世界观,“彼岸”是真实存在的。

那么,等天天到那个世界,终于再见到日向宁次时,应该不会出现“以眼泪,以沉默”这样的名场面。

天天自认战斗力三流,吐槽一流,给她一壶茶,她能拉着宁次说上个三天三夜。

要讲的东西太多了。比如她孤身一人出海时看到的在绀色浓郁得无限接近于漆黑的夜色中闪烁的启明星,比如她熬夜登顶后看到的劈开滚滚云海而出的绮丽旭日,又比如视生长习性为无物在阴雨连绵的雨之国某个满是泥泞的墙角肆意盛开的绣球花。

或瑰丽绚烂,或毫不起眼,但却都被天天遇见并刻在了脑中。

“缘分”一词来之不易,需要时间与空间两个维度上同时配合,像宁次这样的就永远没办法满足“时间”这一条件。好在宁...

 

【短打】三五七十

天天三十多岁时,才叫最好的年纪,岁月沉淀在了内里,却没有给她的外表带去丝毫痕迹。她带了一个班,屁股后面跟着三个小萝卜头,一口一口“天天老师”地叫,很是依赖她的样子。天天带他们出任务,教他们侦查伏击潜伏,偶尔也讲一些他们听了一知半解的话,却总不解释,让他们自由心证。

天天五十多岁时,因着毕竟不像樱那样会百豪那样的术,于是眼角终于带上了点细细的纹路。看着并不十分显老,只是像越陈越香的酒,看一眼就容易被吸引,久了更是容易沉醉其中。她自己是对此浑然不觉的,彼时她手下的三个孩子一个在任务中英年早逝,另外两个各自成才,一人带着一支纯正木叶配方的三人小队。她出任务的频率已经有所下降,更多时候喜欢坐在她那无...

 

【就这么一想】

秽土转生:将已死之人的灵魂召回现世的禁术,在施术者不过多控制的情况下,灵魂能够拥有自己的独立意识。术法破解后,身化尘埃,魂归净土。
《见鬼》这篇文想写的其实还有这么个意思。
18岁那年,天天看着宁次溘然长逝,周围很多人,她也没时间为他悲伤。
而十余年后,三十多岁的天天与18岁的宁次重逢,而后再次告别,但这次的意义却截然不同。
一次是星辰陨落,从此人世间查无此人。
一次是尘世间的明珠终于回到了天上,高悬穹顶,在夜幕中熠熠生辉。
从此往后,每一处的星光闪烁都能为她带来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安定和从容。

 

写文懒得要死玩这种游戏倒是挺勤快的么

来自 @将烨 的激情邀请,给性感老师疯狂笔芯。

我真是个话唠。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1.0:烤肉和流水混账

前者衍生自真实姓名(并不是我本命x烤/x肉/x烤肉的意思!),后者来自最喜欢的作者的书《流水混账》。

2.0:火考冂仌和流水混账

差点被三次朋友发现了笔名,之后就屁滚尿流地改了。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16年上半年开始写的宁天,因为没人写过我想看的所以自己动手,关于他们一直会有新的脑洞噗噗噗冒出来所以就写到现在了.........

 

【宁天】天造一对(44)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章节整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接着昨天的饼】

“第一反应大概都是‘天才’吧。”


“看上去无所不能,实际上只要一盘辣味咖喱就能放倒。”


“做事非常细,是个很可靠的队友。”


“脾气也很好。”


......


等等!


最后是不是混进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夹带私货......”并不太十分与时俱进的中年上忍顺着人的话重复了一遍,果断摇头,义正言辞地说:“绝对没有,宁次就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否则怎么会连墓碑一圈的草都被拔光了也不拖个梦控诉她一下呢。

 

【睡前甜饼】

悲春伤秋这样的事儿天天很少做,过了18岁以后尤甚。
只是偶尔还是会有些小小小小的遗憾:她当年一直觊觎宁次那头乌亮绵软的顺直长发,只是胆儿不够肥,最终也没敢付诸实践。
后来没机会了,才懂什么叫该出手时就出手,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于是夜半梦醒,床头小灯一明一灭,卧室里已经没有了上忍的身影。
几分钟后,墓地里蹲着个人,窸窸窣窣,嘴里还念念有词,其画面之诡异足以吓死十个漩涡鸣人。
隔天,负责日常打扫公墓的小忍者看着来来回回路过某块碑不下十遍,中午意识到了不对劲:眼前这块碑边上竟然一根杂草都没有。
是块非常体面的碑了。

(一天天的都在想些什么沙雕内容啊我

 

【宁天】天造一对(43)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宁次背对着天天,但脑后却仿佛长了眼睛,在天天闭上眼的瞬间,抓着哨兵的手再次发力。


  又是一阵令人牙酸的咔吧声。


  哨兵双手被他反剪在身后,只需要再一下就可以把另一手也拧断。他头脑不是很清醒,但战斗本能还在,膝盖抵住哨兵的脊椎骨,正要发力,后颈处猝地被钝钝地敲击了一下。


  他这一昏迷,被制住的哨兵腰腹顿时发...

 

【宁天】天造一对(42.5)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日向宁次从书堆中抬起头,看了眼窗外。


  阳光明媚,天气正好。


  他转过头,视线望向拿着一卷高高长长的直筒的两人。两人看着比他大不了三两岁,但眉宇间却有着宁次所没有的凌厉。与个人实力无关,这是源自于哨兵过于常人的五感与直觉。


  一男一女都是哨兵,这是两个已经升入哨向学院的前辈。


  男的将束在直筒上的...

 

【宁天】痒

  原著背景,私设有。


  痒,一种不算舒适的生理状态,有人痒的时候会忍着,有人会去挠。据报道,目前忍界尚未研究出能够完全止痒的产品,因此只能靠自己熬过去。                                     ...

 

【宁天】天造一对(42)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天天和宁次是同时醒的。


  宁次把天天半个圈在怀里,手臂护住了她的颈椎和后脑——是一个类似于护犊的姿势。两个人紧紧贴着,周遭全是碎成一块块的砖石水泥。头顶上方两块板材叠成了三角状,没有直接他们活埋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爆炸发生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是油尽灯枯的状态,就连宁次自己都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扑住天天,用后背挡...

 

【宁天】天造一对(41)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那些伤害同伴的人全都去死好了......”


  “去死......”


  “......”


  一双野兽的眼眸幽幽张开,眼白部分尽是血丝,看不到一点清明。在浓浓硝烟与尘埃中,那人依旧敏锐地嗅到了活人的气息。他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全部是血,伤口伸出甚至隐约能看到森森白骨,可他依旧手脚并用,艰难地向着气味的源头爬了过...

 

【宁天】天造一对(40)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袖箭来得迅疾,可在黑绝眼里,却似乎是被一帧帧解构了一般。他身形如鬼魅,往侧边滑开的同时向后倒头一仰,轻松地闪避了过去。


  与此同时,刚刚还面色青白,摇摇欲坠的哨兵忽然高高弹起,袭向黑绝。如果不是他脸上还在流血,光看他的动作,根本无法想象这个人还受了不轻的伤。


  受伤不是假的,伤重也不是假的,只是黑绝还是没想到宁次...

 

【宁天】天造一对(39)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黑绝。”


  宁次松开了手,在天天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单眼很大程度地影响了他的平衡,但他以前不是没做过这类特训,不至于一下就乱了阵脚。


  五感之中,宁次的视力尤为突出。能让他招架不过来的不是没有,但刚才那一刀实在是过于突然了。如果这个黑绝是一个哨兵也就算了,可宁次又百分百地肯定他是个向导——向导的...

 

【宁天】天造一对(38)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牙克制住想要揉眼的冲动,死死地盯着那个身影,直至完全消失。


  连影子都有的仿真投影,以假乱真的心跳声......真是安排得明明白白。刚刚还一脸惊恐的两人此刻冲了上来,混乱中打到了牙三人,自己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可他们却恍然不觉,仿佛感知不到疼痛似的。


  近身缠斗中不方便用枪,萨姆伊一拳几乎要把那人的胸腔都砸凹进去...

 

【lof终于有置顶了吗】喜极而泣——自强的垃圾堆放处

  一个介绍。


  一个搞火影的号,大多数时候搞宁天,偶尔搞搞各种友情亲情队友情的粮食向。一发完结会打tag,长篇大概就打个第一章和完结章(以免造成一眼望去tag里全是我的视觉污染)(冷圈的痛谁懂)。


  ID拆自烤肉,甚至有个群里伙伴才知道的名字叫自强,你们怎么开心怎么叫,不要叫我混账就好(真这么叫我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如简介所言,是个糟粕生产者,写出来的东西很沙雕,承蒙各位朋友不嫌弃。愿意给个红心小蓝手评论的十分感激,啥都不留的能给您带来一咪咪快乐我也很开心,来的都是朋友,磕的都是快乐。有问题的话评论私信都可以,看到就会回(虽然没什么人会来问)(我知道这句补充有点

 

【宁天】天造一对(37)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大白熊犬的身姿在走道里格外显眼,看到了人,后肢一蹬,冲着天天猛扑了过去。


  然后精准无误地压在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哨兵身上。


  哨兵向导初觉醒时,精神向导只是一个精神体,只有位于顶尖的哨兵和向导精神向导也可能会凝出实体。但随着哨向遗传医学的发展,各国也各自研究出了强化精神向导的训练方案。当初宁次能从高楼中脱身,就...

 

【宁天】天造一对(36)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五大国综合排名年年在变,土之国之所以能够稳居前三,和其领先四国的特殊爆破研究密不可分。可能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方面的人才也是后浪推前浪,从来没有过断层。

  黑土和迪达拉当初正是年轻一辈中天赋最好的两人。这两人一个是前任首席哨兵的亲孙女,一个是前任首席哨兵的首徒,都在还没觉醒的时候就被破格录取进特殊爆破这个专业。黑土的觉醒没什么意外,迪达拉...

 

【宁天】天造一对(35)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1小时8分钟的时间,除去土之国一对在外蹲点的土之国的狙击手哨兵和观察员向导,组内15人全部到位。

  1小时22分钟的时间,一道爆破声响惊动了整栋楼的哨兵。呛鼻的烟味和防火警报器刺耳的声音交错混杂,打得人措手不及。领头地位的哨兵指尖用力按压着太阳穴,一边声嘶力竭地呐喊:“敌袭!都冷静下——”话未喊完,在场的哨兵同时听到一声枪响。

  浓浓烟...

 

【宁天】天造一对(34)

  ·哨向,哨兵宁x向导天。      


  ·写得慢且慢热,傻白而不甜。


  ·私设成山。


  ————————————————————


  “外卖,麻烦开一下门!”


  门卡刷过,外卖小哥朝门卫点点头。


  “你等等!”门卫忽然喊住人,电动车应声停下。外卖员单脚撑地,扭过头,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保安狐疑看着他,眼神上上下下扫了几个来回。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觉得这个送外卖的有点面生,但细细打量下来,又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应该...

 

© 火考冂仌和流水混账 | Powered by LOFTER